理論上,在這裡我不會說馬,但今次例外,今次介紹的是與日常失活悉悉相關的紀錄片,就是《福島祭馬》

繼續紀錄片Week

導演松林要樹,過去是拍紀錄片為題材。2011年因為取材在福島縣一家住所居住,3月11日他體驗了地震,並用攝影機拍下整個過程,雖然房間影響不大,但對全日本影響嚴重,松林立即走到災區現場。在4月他巧遇市議員田中京子。他們嘗試進入禁區採訪,但他們未能得到日本有關方面同意。雖然日本在地震後設置許多地震避難所,但因為日本福島第一核電廠事故,讓難民有家歸不得。

以上就是《相馬看花第一部 被奪去的土地》的內容。


在兩個月前,本人以賽馬角度去寫此電影的介紹,現在我稍稍轉個視點。

第一部並不是本文的重點。第二部就要說的是《福島祭馬》。在採訪大地震災難家屬的同時。松林要樹找到一匹高危,應該是瀕死的馬匹,此駒從賽事中退役的馬匹面對缺糧缺水的問題,幾乎快要沒命,性器官也爛掉,此匹名為Miller's Quest的馬匹奇跡生還。不幸的是政府下達了禁令,不許有任何災區的家畜離開原有地。不過因為以「參加相馬野馬追」為由,獲得特別例外。與其他20匹馬運往南相馬市馬事公苑,及後離開福島去到北海道日高町作訓練。2012年返回福島縣參加這項盛事。但馬匹相信受到了輻射污染,相對於許多失敗的馬匹,此駒沒被製成馬肉已經是個好消息。相馬野馬追已經有接近1000年歷史,是重要的祭事,模擬中世的軍事演習,多以競速為主,此祭以馬匹為主,每年召集500匹馬參加,但此活動也受到地震影響,參加馬匹數目不足500匹。去年總算稍稍回復。



在日本,每年有數千匹純種馬出生(雖然有其他品種的馬匹,但因為市場需要也漸被淘汰),再加上少數由海外入口,另外日本馬出口仍少,因為不少馬退役後濟留日本,雌馬大多數可在牧場繁殖,但只有少數雄馬獲配種權利。其他雄馬好運的話有休息地,但其他多製成馬肉,日本是吃馬肉大國,當中會被運到熊本縣屠宰。其中1986年美國肯塔基打吡冠軍Ferdinand在2002年左右被傳出被屠殺的事件,此事引起美國馬壇的關注(當時新聞參考)。

Miller's Quest與以上的許多被屠宰馬匹一樣,但是牠的競賽能力非常差,跑了四場賽事未能獲得任何獎金。結果被遺棄一個到被馬迷忘記的地方。導演松林本來找比此駒更有名的馬匹,但遭到對方馬主拒絕。除了人,任何在福島縣的動物也有生存的權利,縱使受到輻射污染,也應該讓牠們生存到最後,讓傳統保留到最後。這也是電影最後要帶出的主旨。

繼前作《相馬看花》看,此作有機會在香港國際電影節上映,有興趣的話可以參考連結作深一層的介紹。希望到時可以看到大家。

導演松林要樹是獨立電影導演,數年前前往東南亞,以探訪不願返回日本的第二次世界大戰的士兵。其後的作品是聯同多位導演的《311》,松林當地在東北體驗過地震實況,然後以此楔機創作了相馬看花系列。

創作者介紹

維基研

wikik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